QQ

2752949143

电邮

2752949143@QQ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谷爱凌在中美都很受欢迎,但人们欢迎她的方式有所不同。爱国主义是此间人们欣赏谷爱凌的前提,欣赏她代表中国参加冬奥会的身份,欣赏她在北京为中国队争金夺银。人们欣赏谷爱凌而无感Eileen Gu,其归化来华的身份是欣赏的基础。但正是这些狭隘的视角,往往会遮蔽我们的眼光。

离开中国之后,谷爱凌的生活又回到了以往的精彩,去现场观看F1,和汉密尔顿交流,讲量子力学,走戛纳电影节的红毯。大洋彼岸或许对她的身份有所保留,但却不影响对她本身保持欣赏。无论时代杂志100还是各种各样的峰会,谷爱凌的出现即代表主流的认可,不是基于身份爱国主义的认可,而是基于普世价值观的认可。我们常对身份敏感,而对价值观迟钝。

人们是此间的看客,眺望着彼岸的爱凌。但毫无疑问的是,无论是归化来华还是飞回彼岸,其中必然有官方的沟通,而沟通的深度和高度都超越人们的想象。身处国内的时候,我们对谷爱凌的说话做事很清楚。而离岸之后,谷爱凌的说话做事依然保持着界内的刻度。

比如谷爱凌自宣成为盐湖城申奥大使之后,网友们又陷入中国人当美国奥运大使的纠结,但一般来说,申奥大使的象征作用要大于实际,邀请城市友好的外籍运动员成为申奥大使也是常例。曾在伦敦留学的丁俊晖就曾是伦敦奥运会的申奥大使。花滑女神陈露任过索契冬奥会的申奥大使,她的丈夫是俄罗斯花滑选手丹尼斯·潘采夫。盐湖城是世界滑雪胜地,谷爱凌常在这里训练和比赛,她没有过界。

历史上,北京奥运会唯一的外籍申奥大使,是来自美国的华裔网球运动员张德培。2001年6月,距离最终的申奥投票只剩一个月的时候,张德培在温网赛后为北京拉票,“过去10年中,我每年都去中国比赛,我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变化,我也看到了中国人民对体育的激情,我也看到了中国越来越加开放。”

冬奥会结束至今,人们对谷爱凌的讨论依然很多。网友总是纠结谷爱凌的国籍问题,但对于一个能够自由选择国籍的人来说,国籍其实不是问题。网友们总是认为谷爱凌是爱国流量的受益人,但对于受到管制的平台和媒体来说,让谁出现或消失在大众面前,并不完全由流量决定。

在媒体们的报道中,有一个前缀常常伴随谷爱凌出现,叫做“我的朋友”。但在中美沟通的现实中,谷爱凌不是一个朋友形象,而是一个政治形象。

推荐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